蝉翼吊灯

就写点什么。

(酒茨)情书

  (酒茨)情书
  
  
  
  
  
  
  这是茨木童子写给酒吞童子的情书。
  
  
  酒吞童子表面上很嫌弃,但内心却乐开花,茨木童子终于给他写情书了,写榆木脑袋终于开窍了,但是他要保持高冷,所以,哼,语言不通,什么破情书。
  
  
  酒吞童子悄悄的把情书放在一个上锁带封印的小匣子里,这是要珍藏的。
  
  
  今天茨木被晴明召唤去刷觉醒了,估计有很晚回来了,狗比晴明,天天拉我媳妇儿去刷,还刷到这么晚,让我独守空闺。
  
  
  一边喝酒一边等茨木回来,酒吞终究是不胜酒力,睡过去了。
  
  
  酒吞觉得自己在飘,他感觉自己来到了一个仙境一样的地方,然后一个穿着奇怪衣服的迷你版茨木从他身边跑过,一边跑一边看怀里的表,嘴里念叨着,遭了,没有时间了没有时间了。
  
  
  酒吞呆滞的看着顶着兔子耳朵的小茨木跑远,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被萌呆了,他想,好萌……他要给他家媳妇儿弄个兔子耳朵,上哪弄呢?嗯,那个山兔子的就不错。
  
  
  忽然,酒吞不知为什么就朝小茨木离开的方向跑过去。
  
  
  酒吞一直追着茨木跑啊跑,跑啊跑,路上他看到各式各样的茨木,顶着猫耳的,戴着奇怪帽子的,等等。
  
  
  最后酒吞来到一个美丽的庄园,他看到一个穿着夸张的白礼服的茨木童子。
  
  
  茨木童子焦急的跟他说,我是白皇后,你快去山的那边救兔子先生,红女皇要杀死兔子先生,拜托了,请你救救兔子先生。
  
  
  酒吞一脸懵逼,兔子先生是谁,他干嘛要救?
  
  
  但,忽然,他脑海里飘过最开始见到的小茨木的样子,一瞬间他福至心灵,兔子先生……是小茨木?
  
  
  于是酒吞拔腿就跑,但是这一条路不比小茨木带他走过的那条路,这条路有许多障碍,许多危险,在这里被限制了能力的酒吞感觉寸步难行。
  

  但是他要救茨木。
  
  
  他要救茨木。
  
  
  要救茨木。
  
  
  救茨木。
  
  
  茨木。
  
  
  
  
  酒吞赶到了,但是,他看到的却是让他肝肠寸断的画面。
  
  
  一个红头发的男人将手刺入茨木童子的胸口挖出他的心脏。
  
  
  茨木倒下了,男人转过身看向酒吞。
  
  
  
  
  
  
  
  酒吞醒了,他摸了摸怀里的匣子,还好,情书还在,只是一个梦而已。
  
  
  
  
  
  
  
  
  
  
  水珠滴在匣子上。酒吞掩面哭了。
  
  
  没有情书,那只是酒吞自欺欺人而已,茨木手断了(我一时忘了哪只手了。),再也写不了字了。
  
  
  匣子里躺着的,是茨木的一小节角。
  
  
  茨木也算如愿了,他死了,死在枫叶林,死在酒吞的手上。
  
  
  
  
  
  
  
  ——(完)——
  
  
  
  

作业没做完,想搞事情。



评论(20)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