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翼吊灯

就写点什么。

(酒茨)让你撩完就跑!3

  (酒茨)让你撩完就跑!3
  
  
  
  
  
  
  #还是没车(哭唧唧
  #不算粮的粮
  #ooc别在意,当段子乐一乐就好
  
  
  
  
  
  上回说道,晴明一行人教导茨木小天使如何正确的撩酒吞童子。
  
  
  茨木小天使回去之后一思考,愉快的决定,择日不如撞日,趁还没忘记就赶紧去吧酒吞童子上了吧。反正酒吞童子说喜欢他,那就干脆生米煮成熟饭吧!
  
  
  茨木童子还很认真的思考,他会对酒吞童子负责的。
  
  
  于是他拾掇拾掇,换好衣服,带着加了料的酒,屁颠屁颠的跑去找酒吞童子。
  
  
  
  
  今天山里的妖怪们觉得自己继耳朵受伤害后,眼睛也受到百万吨伤害。
  
  
  这个打扮得像朵花一样娇艳的真的是他们认识的茨木童子么?他没被附身?
  
  
  妈的,闪瞎咱们得妖眼了。
  
  
  当妖怪们看清楚茨木童子要去哪里以后,他们不约而同的想,茨木童子,你穿成这样去找酒吞童子,你这是要搞事情的节奏么?
  
  
  你问茨木童子怎么打扮?你就脑补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妖艳贱货就行,虽然这妖艳贱货挂着一副很单纯很不做作的脸。
  
  
  茨木童子到酒吞童子家的时候,被告知,酒吞童子在外面的一棵树下喝闷酒。
  
  
  于是茨木童子又屁颠屁颠的去找酒吞童子。
  
  
  
  
  酒吞童子觉得自己眼睛是不是坏了,那个朝自己走过来长着一张茨木童子脸的妖艳贱货是谁?不要以为你用茨木的脸就能让我怎样怎样!我可是很专一的妖怪!
  
  
  “吾友!吾来陪汝喝酒了!”
  
  
  噢!天!这妖艳贱货居然还将茨木的语气学的那么像,但是我不会动摇的。
  
  
  “哈哈哈哈哈!吾友尝尝!这是吾从晴明那讨来的酒!”说着,茨木将酒递给晕乎乎的酒吞。
  
  

  
  良久,茨木和酒吞都喝的有点晕乎乎的了。茨木高估了自己酒量,他和酒吞童子这个酒鬼怎么能比,所以,即使他比酒吞童子少喝许多,但依旧醉了。
  
  
  醉得迷迷糊糊的茨木童子恍惚想起了自己的目的,是要来【哔——】了酒吞童子的。
  
  
  但是……萤草说的,要怎么诱惑来着?
  
  
  茨木脑袋仿佛灌了一堆浆糊,转不动了,于是他就凭直觉,用他曾经的色诱招数色诱酒吞童子。
  
  
  于是茨木开始剥衣服,一件一件慢慢的剥衣服,一边剥一边凑到酒吞童子面前娇媚的笑,但由于他醉了,有点控制不住,所以这个笑容有点傻,不过也不要紧,因为酒吞童子也醉了,而且加料的酒现在也发挥作用了,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都觉得自己开始不对劲了。
  
  
  茨木童子剥剩一件里衣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他的手开始不安分的在酒吞童子身上游走,挑逗着酒吞童子。
  
  
  酒吞童子惊呆了,茨木好主动啊。
  
  
  噢!茨木亲他了!
  
  
  噢!茨木在剥他衣服!
  
  
  噢!茨木在摸他!
  
  
  噢!茨木把他推倒了!
  
  
  噢!……等等,茨木的手放在哪里?!
  
  
  茨木的手正不安分的揉着酒吞结实的屁股。
  
  
  酒吞猛的酒醒了,他反应过来,丫的!茨木童子想上他!
  
  
  看着醉醺醺的茨木童子,酒吞童子吞了吞口水,不如,干脆就,趁妖之危好了,送到嘴边的肉,不吃对不住自己对吧。
  
  
  于是他吻上茨木的唇把主动权抢了过来,腰一用力,反过来把在他身上放肆的茨木童子压在身下,开始攻城略地。
  
  
  然而,事总是不如妖愿的,就在酒吞以为他能将,也准备将茨木童子拆吃入腹时,茨木童子也醒了。
  
  
  于是茨木童子再次受精了,不,受惊了,他啪叽一声把酒吞童子震开,又一次跑了。
  
  
  酒吞童子震惊了,他看了看茨木童子离开的方向,看了看自己的兄弟,再看了看茨木童子离开的方向,再看了看自己的兄弟……
  
  
  
  
  
  
  ——(TBC……大概)——
  
  
  
  
  
  
  
  

评论(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