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翼吊灯

就写点什么。

(酒茨)让你撩完就跑!

  (酒茨)无题 后续1
  
  
  
  

         想了想,取个名字咯。
         出茨木就开车车,我想开车车。

  
  #依旧没出茨木小天使
  #昨天那篇的后续
  #不算粮的粮
  #依旧没有车
  #ooc请不要在意,当个段子乐一乐就好
  
  
  
  
  
  说到酒吞认命了,他承认他被茨木掰弯了,他想上他兄弟。那么茨木呢?茨木一根筋啊,虽然经过晴明他们点拨终于开窍了,酒吞也一个直球啪叽打到他脸上了。
  
  
  但是,茨木还是很纠结,他一直觉得自己是直男啊!茨木表示,酒吞我真当你是挚友,没想到你居然想上我,我是直男,我对男人男妖的屁股没兴趣啊!……但是,酒吞说他喜欢我耶,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所以茨木纠结了,他陷在他自己的小世界里了,他揪花花,答应,不答应,答应,不答应……
  
  
   酒吞可不管那么多,老子直了这么多年最终还是被你掰弯了,哪里能留你一个还直溜溜的,老子豁出去都要把你也给掰弯,哼!
  
  
  大江山的妖怪都震惊了,大王最近咋了?大王居然天天往茨木童子那跑! 
  
  
  难道!大王终于开窍!茨木童子终于求得大王的芳心!他们一起了?
  
  
  妖怪们表示真是个好消息!隔了这么多年,又能办宴会了!
  
  
  这边厢妖怪们很兴奋,张罗着准备开宴会,那边厢酒吞个茨木陷入了一个尴尬的气氛。
  
  
  
  
  酒吞又来找茨木喝酒了。
  
  
  茨木很开心啊!吾友又来找我了!嘿嘿嘿……
  
  
  偷着乐的茨木拿起酒杯准备一如既往地和他的挚友酒吞童子对饮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什么,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看向一直盯着他,木着脸,看不出喜乐的酒吞童子。茨木童子忽然有点冷。
  
  
  “怎么不喝?”酒吞问。
  
  
  “那啥……吾友……”茨木有点方。
  
  
  酒吞挑眉,脸色有点黑:“啊?”
  
  
  “呃,呃……我忽然想到我今天还有点事,我想我没办法陪你喝酒呃……”茨木感觉他开始流冷汗了,他在心里默默给自己打气,不信!我茨木童子也算是个大妖怪!我怎么能害怕呢?……但是吾友这个表情真的好可怕呀,嘤嘤嘤,好像要将吾吃掉一样嘤嘤嘤,但是……吾友好帅啊prprprprprpr要把持不住了,想把身体给他支配啊prprprpr
  
  
  这边茨木小天使又陷入天人交战了。
  
  
  看着又在纠结不知道什么鬼的茨木,酒吞暴躁了,他憋了很久了。
  
  
  于是,他又扯过神经兮兮的茨木,啪叽一声亲了上去。这次酒吞不温柔了,他恶狠狠的咬茨木的嘴唇,然后,他理所当然的尝到血腥味。
  
  
  茨木吃痛,反应过来,他的嘴唇已经不是被酒吞拿舌头狂甩,而是用牙齿乱咬了。
  
  
  天啦噜,不得了,茨木见过多种多样的酒吞,但是这种酒吞他却没见过,这个样子的酒吞大人可吓坏了我们酒吞第一痴汉茨木宝宝了。
  
  
  所以,条件反射,茨木又一次,推开了酒吞。法诀一掐,跑了。
  
  
  酒吞呆了呆,然后舔了舔带着茨木血的嘴唇,咧开嘴嘿嘿嘿的笑了,非常魔性的笑容。
  
  
  据说,那天附近听到这笑声的妖怪们说,他们都做了一个礼拜以上的噩梦。

评论(7)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