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翼吊灯

就写点什么。

(酒茨)无题 一

#据说产粮能入欧
#不算粮的粮
#没有题目
#小学生文笔
#ooc!ooc!ooc!

  大家都认为,茨木深爱着酒吞。
  
  酒吞开始不愿相信,但是时间久了他也忍不住怀疑。
  
  或许……茨木……可能……真的……暗恋……不,明恋着他?
  
  然而,酒吞跟自己说,他不会爱上茨木的,茨木这么烦人,而且,他爱的是红叶。
  
  
  晴明打败黑晴明后,红叶恢复正常了,虽然她还是晴明迷妹,但已经从以前那种疯狂的黑子一般的脑残粉,变成了理智追星能祝福爱豆的迷妹。
  
  酒吞本来以为,正常版的红叶会答应他的求爱和他一起的。所以当红叶正常后他满怀期待的,整理好自己去找红叶。
  
  结果红叶却跟他说,他没看清自己的心。
  
  酒吞纳闷了,他觉得自己很清楚啊,他明明一直喜欢红叶啊。
  
  红叶说,不,你不是,你看你和我说话的这段时间,朝茨木童子看了多少次。
  
  酒吞忽然就说不出话了。
  
  红叶说的是事实,他真的一直看过去茨木那边,但是他看的不是茨木啊!他看的是和茨木说话还一边看着他,看的他毛骨悚然的八百比丘尼啊!!!
  
  被一个人用看猎物的眼光看着,谁都忍不住看过去吧!
  
  酒吞想要解释,但是红叶不给他这个机会。
  
  红叶说,我会祝福你的。
  
  酒吞泪流成河。
  
  酒吞很悲伤,比之前失恋更悲伤。他一个笔直的直男,居然被认为是死给,都怪茨木这个死给。
  
  茨木一如既往的找到喝的烂醉的酒吞。“我的挚友啊!……”
  
  茨木一如既往的在酒吞耳边叨叨逼逼那些要酒吞振作,成为鬼王巴拉巴拉的话。
  
  越听酒吞越烦躁!他心想,都怪你这个死给!害红叶都以为我是基佬了!你毁我姻缘就算了!还让我成基佬!那也算了!我明明对你什么都没做,但是怎么全世界都以为我们在一起了!
  
  酒吞越想越郁闷,越想越气。嗨呀!真的好气呀!
  
  他要把持不住自己了,于是他把酒坛子一砸,拉住茨木衣领凑了上去,用他的舌头狂甩对方嘴唇,把茨木那些叨叨逼逼全堵在嘴里。
  
  大概是喝了酒的原因,酒吞恍惚的想,哎,茨木的嘴唇也挺软的,嘴里甜甜的有股酒味呢,挺棒的呢。
  
  这边酒吞感觉还不错,那边的茨木可就不是这样的感觉了。
  
  茨木震惊了!他的挚友!居然用他的舌头狂甩自己嘴唇!!!茨木整个鬼都不好了!他第一反应是茨木把他当红叶了。
  
  茨木好委屈,酒吞你喝醉也不是这样的吧,我堂堂一个大爷们,高大威猛八块腹肌,你怎么能把我认成红叶那虽然不算娇滴滴但也可人的小娘们呢?
  
  震惊的茨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他好委屈好委屈好委屈,比之前酒吞为了红叶骂他赶他走更委屈。
  
  他没发现,酒吞吻着吻着,居然开始剥他衣服。
  
  直到酒吞把手摸上他的胸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他一把推开酒吞。
  
  被推开的酒吞不满的皱眉,他看向衣衫凌乱,脸色通红,捂住嘴的茨木。
  
  酒吞感觉有点不爽,他想,你茨木不是一直说我是你最爱的酒吞童子么?不是说要把身体给我支配么?怎么现在又把老子推开了,玩什么欲迎还拒的把戏。
  
  忽然,茨木的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下,酒吞震惊了。
  
  然后茨木掐了个法诀跑了,留下被他反应吓到的酒吞童子呆在原地思考人生。
  
  一溜烟跑回自己家的茨木,陷入了无限苦恼,他想不通为什么酒吞会把他认错成红叶,他举起镜子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前看后看,他没有任何一个部位像红叶啊。
  
  茨木想不通,于是他来到安倍·万事屋·晴明家。
  
  刚好红叶也在。
  
  看茨木犹犹豫豫,小白就问,茨木有什么事么?
  
  “吾和红叶像么?”茨木问。
  
  大家震惊了,他们看看红叶,在看看茨木,再看看红叶,再看看茨木……
  
  安静了良久,终究是晴明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
  
  晴明说:“那啥,茨木童子,为什么你会有这个想法?”
  
  于是一根筋的茨木童子就将酒吞童子用舌头狂甩他嘴唇的事讲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笑死小生了哈哈哈哈哈!”脸狐不怕死的笑出来了,当然笑出来的不止脸狐一个人,只是他最猖狂而已。
  
  看到茨木散发黑气,晴明一把把脸狐拍到桌下。
  
  “那么,你对着感觉是怎么样?”晴明摇摇扇子问道。
  
  茨木精神恍惚的回到家里,如果能读心,他现在内心的弹幕大概就是#我几百年的兄弟要上我!##我把你当兄弟你居然想上我?!##我兄弟失恋以后居然弯了!##我兄弟弯的原因居然是因为我!#……
  
  
  茨木前脚刚走,酒吞就来了。
  
  “安倍晴明,我有事要问你。”酒吞一来就说。
  
  
  送走酒吞后,八百比丘尼说,真是一场大戏。
  
  脸狐说,哈哈哈,真心疼鬼王,哈哈哈哈哈。挚友把我掰弯了结果他却是个直男,哈哈哈哈哈哈哈。
  
  红叶呵呵一笑,和萤草还有八百比丘尼一起讨论去了。
  
  
  和晴明他们聊完后,酒吞终于知道为什么他老觉得茨木童子有哪里不是很对劲了,妈哒!茨木童子他也是个直男!而且一根筋!情商低!智障!  
  
  全世界都以为茨木童子喜欢酒吞童子,男女那种喜欢。
  
  结果原来人家是喜欢酒吞童子,只是兄弟那种喜欢!
  
  酒吞掩面,欲哭无泪。他弯都弯了,结果现实却跟他说,把他掰弯的人是个直男,他掰弯的行为完全是无意识的。
  
  酒吞童子想,他需要喝坛酒冷静一下。
  
  
  第一天,茨木没来。
  
  第二天,茨木没来。
  
  第三天,茨木还是没来。
  
  第四天,酒吞童子坐不住了!怎么有这种鬼!撩完就跑!
  
  酒吞站起来,想去找茨木童子,但是走到门口他又顿住了,不行不能找!老子是高冷的鬼王!要茨木先来找老子!哼!
  
  酒吞等了又等,等了又等,却一直等不到茨木来找他。
  
  酒吞不愉快了,他又跑去找晴明。
  
  刚进庭院,他就看到坐在樱花树下聊的愉快的茨木童子和红叶。
  
  酒吞表示这个画面好辣眼睛!
  
  “哎!吾的挚友……”茨木童子看到酒吞童子习惯性的打招呼,说到一半,他像被掐住脖子那样顿住了,视线也移开了,飘忽不定。
  
  “哦呀,酒吞童子有事吗?”八百比丘尼走出来看到酒吞童子,问到。
  
  酒吞童子沉着脸:“我找茨木童子。”
  
  红叶挑了挑眉,看了看呆住的茨木童子,牵着八百比丘尼进屋,留下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两个人在庭院里。
  
  
  晴明回来的时候,看到酒吞童子拖着茨木童子离开。
  
  他奇怪的问,他们怎么了?
  
  八百比丘尼抬头看了看近黄昏的天,呵呵一笑,回屋和红叶萤草嘀嘀咕咕去了。

后面应该有车,但是不会开,也不想开。

评论(12)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