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翼吊灯

就写点什么。

绝世好友

  写着写着发现不能用ABO写。所以趁现在还早,修文了,基本上没变动。ABO那个想写,写完这篇再拿出来写,我承诺。
  
  
   《绝世好友》

    1.

  贺天是一个发光体,学校里的女生和小gay基本都倾心于他,除了见一。

   
  见一说,没办法,太熟了,就像自己的左右手一样,你倾心于自己的左右手嘛?

   
  对于见一的说法,贺天表示,屁话,你看看他还是娘唧唧的暗恋着展希希,比起我来说,展希希和他熟多了,啧。

   
  除了女生和小gay外,学校里大部分的同学都对贺天有好感的,毕竟有钱有颜有身高,看着挺赏心悦目的,而且单论普通相处,人还是挺不错的。当然有人喜欢他,也会有人不喜欢他。

   
  说不喜欢他的人,我们就要提起那个本来和贺天是对着干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和他们鬼混到一起去的,伪校霸莫关山。

   
  说莫关山是一个伪校霸,是因为他的外表凶狠,武力值不低,打得过他的人不多,不熟悉他的人都说他好凶,大概和他的表情有关系吧。不过也有和他熟悉的人说,他的细心和温柔程度,和一个妹子差不多,哦,这是莫关山的小弟,一个超级大条的逗比说的,所以我们可以暂时无视这条。

   
  同学们都说,莫关山听厉害的,家政课好,体育课也好,就是成绩低了点,表情凶了点,不然估摸着也是男神一枚了。不过有意思的是莫关山不仅不喜欢见一贺天,还和他们闹起来了。所以莫关山曾一度被孤立。当然这对莫关山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只要寸头,也就是那个超级大条的逗比不孤立他就好,他只有寸头一个朋友,如果不是性别不允许,他们不是gay,莫关山指不定就会追寸头了。

   
  也还好当时莫关山觉得性别不允许,否则,也没有我们接下来的故事了。

   
  贺天和莫关山相互知道对方的,但是也只是知道,他们对彼此没什么兴趣,也没有同学们传说的那样彼此讨厌。

   
  只是有次,莫关山受邀去堵了见一后,被为见一出头的贺天揍了一波,又堵了一波后,他们才结下缘分的。

   
  当然,从莫关山角度看来,是仇恨就是了。

   
  其实贺天也不懂,以他的性格来说,堵了就堵了,仇报了就报了,虽然他是小心眼,睚眦必报,但是报过也就算了,不会继续计较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的就对莫关山产生兴趣了。

   
  贺天恍惚想起,那次堵莫关山的时候,在他身上闻到一丝很淡很淡的,好闻的气味。贺天想大概是传说中洗衣粉的味道吧,贺天喜欢这个味道,于是他更加喜欢的逗莫关山。

   
  于是,莫关山开始了他的噩梦,被一个恶魔穷追不舍,各种要挟,欺负,反抗不了,逃避不了。

   
  莫关山后悔的要死,早知道就不去堵见一了,艹。

   
  滚利麻痹的贺天,小心眼。

02.
   

 

  贺天真的觉得红毛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特别特别有意思。
   

  明明看起来这么凶,对人也这么凶,但实际上却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实际上却是温柔的不得了,而且面对自己的时候,那么怂。
   

  有点可爱。
   
    

  见一表示,这个人有点变态,我不认识,不认识,不认识。

   
    
    

  毛毛最近很难受,最近一直遇到贺天,贺天总会粘过来,表情各种奇奇怪怪,眼神也奇奇怪怪,看的毛毛毛骨悚然。
   

  “我觉得贺天最近怪怪的。”寸头对毛毛如此说道。
   

  毛毛如常黑着脸说:“他什么时候不奇怪?”
   

  寸头看了看迎面走来的贺天,看看旁边莫民抖动的毛毛,眉毛一皱,寸头觉得事情不简单。
   

  果不其然,贺天一看到毛毛,双眼bling的发亮了,然后咻的一声朝毛毛粘了过来。
   

  “毛毛~~~”
   
  毛毛汗毛一竖,立正,向后转,预备,跑!!!
   

  然后楼梯的拐角传来毛毛的哀嚎:“别过来!!!!!离我远点!!!!!!!”
   

  和贺天语气不明的声音:“别跑!!~~~”
   

  寸头惊呆了,然后看看走到他旁边的见一和展正希,愣了愣,指着楼梯的拐角:“他们......?”
   

  见一耸了耸肩:“我也不太懂,我觉得......”
   

  “贺天有点变态?”寸头接话。
   

  “嗯......”见一点点头。
   

  “我果然不是一个人。”寸头说。
   

  见一看着他,有点微妙的愣了会,点点头说,“嗯,你不是一个人。”
   

  ......

     艹!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寸头愤恨的想到。
   
   

  毛毛被贺天抓住了,又被贺天勾肩搭背了。
   

  贺天气场太强了,毛毛即使是个类似校霸的人,都感觉有点被压制了,特别难受。
  

  而贺天不一样,他举的贼舒服,毛毛身上的味道淡淡的,闻起来特别的舒服。
   

  贺天很好奇毛毛身上这味道怎么来的,他有次无意中凑近了寸头,闻到寸头身上不是这种味道啊。

  “毛毛。”贺天开口:“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我没见过这种味道的洗衣粉,该不会......是体香?”
  

  听到这话毛毛不能忍了,好你个贺天,欺压我就算了!还要说这种话恶心我?体香是什么鬼!你这个变态!!!!!!
   

  毛毛怒了,毛毛要反抗了,他抬起头,碰的一声磕到贺天的脑袋上。
   

  “去你妈的贺鸡巴天,你脑子被门夹了,还是出生的时候羊水没排干净!”
  

   一股作气吼完以后,毛毛呆住了,然后,立正,向后转,预备,跑!
  

  贺天摸了摸被磕得有点疼的脑袋,看着跑远的毛毛,忽然就笑了,这莫关山,真有意思,可以继续玩玩。
   
  


  一溜烟跑远,发现贺天没追上来,正准备松一口气的毛毛,忽然有感觉到一股熟悉的冷意,一种似曾相识的毛骨悚然,毛毛有点紧张。
   

  好像,好像有点不好的预感。毛毛想到。但愿和贺天没有关系,只要和贺天没关系就行,没关系就行,就行......

03.


    见一觉得,贺天在毛毛那里是特别的,毕竟贺天这么烦人的一个人,天天欺压人的人,莫毛毛居然这么能忍受他,还给他能一直坚持不懈的做饭,这不是真爱是什么,不用多想,绝逼是真爱啊。

   
  寸头觉得,老大在贺天那里是特别的,毕竟老大每次做饭的时候都要不故意放重调味,要就是淡的一批,但是贺天基本上都能吃完,这不是真爱是什么,不用多想,绝逼是真爱啊。

   
  贺天觉得,毛毛也不是特别会做饭啊,时不时就手抖下重手。

   
  毛毛觉得,贺天的味觉绝逼是有问题的,不过,据观察,应该是喜欢清淡的。

   
  但是呢,贺天莫名就觉得自己是毛毛心里特别的那个人,毕竟你看,他一直压欺压毛毛,毛毛明明看起来那么的不情不愿,却还是一直给他做饭呢。
   
  而毛毛也有点觉得他是贺天心里特别的那个人,毕竟贺天目前来说,除了厨子,也就只吃他做的饭了,而且毛毛觉得自己做的这么不好吃,贺天都能吃下去,所以大概在贺天的心里他是一个特别同学和厨子吧。
   
  毛毛不觉得他除了厨子的才能特别点以外,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了。
   
   
  “我觉得,贺天你对毛毛有点在意。”见一说。
   
  展正希在旁边点点头。
   
  “你不觉得他很可爱嘛?”贺天说。
  
   展正希若有所思。
   
  见一瞪了展正希一眼:“但是我觉得你有点过了。”
   
  展正希觉得有点无辜。
   
  贺天微微一笑:“我觉得还好吧,而且饭不好吃嘛?”
   
  展正希点点头摇摇头。
   
  见一觉得无Fuck说,毕竟,饭好吃。
   
   
  “我觉得,老大你对贺天太好了。”寸头说。
  
   毛毛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寸头:“啥?”
   
  寸头说:“你看他这样天天欺负你,你还给他做饭。”
   
  “你觉得,那个饭和我另外做给你的,哪个好?”毛毛问。
   
  “你做给我的好。”寸头毫不犹豫的回答。
   
  “所以我对他好还是对你好?”毛毛又问。
   
  “我。”寸头继续毫不犹豫的回答。
  
   然后毛毛就这样瞅着寸头。
   
  寸头犹豫了一下,想了想,好像没有哪里不对,但是又好像有哪里不对的样子,说不出来。
   
   
  某天下课,寸头在去厕所的路上和见一偶遇。
   
  “能聊一聊不?”寸头说。
  
   “大课间天台见。”见一说。
   
  “好。”
   
   
  大课间,天台上,寸头和见一还有展正希面对面站在。
  
   “我觉得,老大和贺天有点微妙。”寸头一脸严肃的说。
   
  见一点点头:“我也有这种感觉。”
 
   “我怀疑贺天(毛毛)喜欢老大(贺天)。”然后他们异口同声的说道。
   
  ......
   
  “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寸头一脸莫名其妙的问。
   
  “毛毛天天被贺天欺负还要送饭,不是真爱是什么?”
  
   “老大做的这么不好吃,贺天还吃下去,贺天才是喜欢老大吧。”
  
   ......
   
  寸头和见一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他们看着彼此,慢慢竖起一根手指压在嘴唇上,做了个安静的表情。
   
  他们决定,悄咪咪什么都不说,安静如鸡去看戏。
   
  旁观他们一切举动的展正希表示,对你们这两个逗比真的无话可说。

评论(8)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