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翼吊灯

就写点什么。

《绝世好友》02

  02.
   
    贺天真的觉得红毛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特别特别有意思。
    明明看起来这么凶,对人也这么凶,但实际上却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实际上却是温柔的不得了,而且面对自己的时候,那么怂。
    有点可爱。
   
     见一表示,这个人有点变态,我不认识,不认识,不认识。
   
    
     毛毛最近很难受,最近一直遇到贺天,贺天总会粘过来,表情各种奇奇怪怪,眼神也奇奇怪怪,看的毛毛毛骨悚然。
    “我觉得贺天最近怪怪的。”寸头对毛毛如此说道。
    毛毛如常黑着脸说:“他什么时候不奇怪?”
    寸头看了看迎面走来的贺天,看看旁边莫民抖动的毛毛,眉毛一皱,寸头觉得事情不简单。
    果不其然,贺天一看到毛毛,双眼bling的发亮了,然后咻的一声朝毛毛粘了过来。
    “毛毛~~~”
    毛毛汗毛一竖,立正,向后转,预备,跑!!!
    然后楼梯的拐角传来毛毛的哀嚎:“别过来!!!!!离我远点!!!!!!!”
    和贺天语气不明的声音:“别跑!!~~~”
    寸头惊呆了,然后看看走到他旁边的见一和展正希,愣了愣,指着楼梯的拐角:“他们......?”
    见一耸了耸肩:“我也不太懂,我觉得......”
    “贺天有点变态?”寸头接话。
    “嗯......”见一点点头。
    “我果然不是一个人。”寸头说。
    见一看着他,有点微妙的愣了会,点点头说,“嗯,你不是一个人。”
    ......
    艹!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寸头愤恨的想到。
   
    毛毛被贺天抓住了,又被贺天勾肩搭背了。
    贺天身上的Alpha的气味太重了,毛毛即使是个Beta但是都感觉有点被压制了,特别难受。
    而贺天不一样,他举的贼舒服,毛毛身上的味道淡淡的,没有Omega那么重清清淡淡的,闻起来特别的舒服。
    贺天很好奇毛毛身上这味道怎么来的,他有次无意中凑近了寸头,闻到寸头身上不是这种味道啊。
    “毛毛。”贺天开口:“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你该不会......是个Omega吧?”
    听到这话毛毛不能忍了,好你个贺天,欺压我就算了!还要怀疑我性别?!!!
    毛毛怒了,毛毛要反抗了,他抬起头,碰的一声磕到贺天的脑袋上。
    “去你妈的贺鸡巴天,你脑子被门夹了,还是出生的时候羊水没排干净!”
    一股作气吼完以后,毛毛呆住了,然后,立正,向后转,预备,跑!
    贺天摸了摸被磕得有点疼的脑袋,看着跑远的毛毛,忽然就笑了,这莫关山,真有意思,可以继续玩玩。
   
    一溜烟跑远,发现贺天没追上来,正准备松一口气的毛毛,忽然有感觉到一股熟悉的冷意,一种似曾相识的毛骨悚然,毛毛有点紧张。
    好像,好像有点不好的预感。毛毛想到。但愿和贺天没有关系,只要和贺天没关系就行,没关系就行,就行......

评论(20)

热度(52)